当前位置:首页 > 阅读推广 > 阅微
第六期——「上学记」过去的学校专刊
发布时间:2013-04-23

  阅读的曲线

  文化人郝明义先生为小朋友画过这么一条理想阅读曲线:小学,建立充分的识字能力与自己阅读的基本能力;中学,开始随意而广泛的阅读探索,然后由其中发现一个自己感兴趣的方向;进了大学,主修科系是建一条专门的阅读门径,选修及旁听则建立间接但相辅助的广博;走上社会后的自修教育,则沿着已经开好的途径继续往前开拓,还会随机遭遇一些意外的奇花异草。

    他说:“如此,不但路程越走越宽,在知识这座密林里可以通畅的路也越来越多了。”

  小朋友自然不懂得在这条曲线上沿路探寻,郝先生是画给大朋友们看的,喏,我们要观察引导孩子走上阅读的路途。

  1986年出生的海盟,在她眼里,字和书是占领妈妈的头号仇人,她不喜欢字,讨厌书,自然她的阅读决计不会从认字开始,但她一直保有大量的阅读。这盟盟,像一匹爱飞翔的小兽,又似一棵可以蹦跶的小树,在色彩斑斓浑然天成的世界长大,“野”了十几年,到了中学的最后半年,拾起学校的教科书,觉得比起她平时的阅读简单太多,顺利考进了台湾第一女校,高中三年,马照骑,京剧照迷,写了数百万字的长篇小说,大学念了民族学,主修伊斯兰文化,课余生活照旧。

  这样也可以!

  和朱天心的放养不同,作家张大春一直在教自家一双小儿女识字,当然他不是看识字卡啦,他和孩子们像谈家常一般认字,涉字成趣,颇有古风,他说,“我并不只是在教孩子们认字,更是帮助他们建立与世界之间的鲜活关系。”他满足孩子们的好奇心,回答他们对这个世界发出的一切问题,然后,静静等待他们有一天对文字或与文字相关的感性形式产生自发的兴趣。

  他们教养小朋友的路径不同,却殊途同归,在独立人格和强大内心的支撑下,为孩子开启自由丰盛的人生旅途。父母有千万种,小孩有千万种,教养小孩的路有多少种?

  我想,关键不在于探讨成堆的育儿经报若干的兴趣班,而在于从自身修炼起,不仅为自家孩子画上一条最妥帖的阅读曲线,也把自己的阅读路径前前后后打量一番。

  目录

  专稿

  记忆深处的歌:杨苡先生忆中西女校/本刊编辑部

  樊泾村头“口字楼”/徐雁

  文笔

  鲁迅先生/汪成法

  由《南京人》漫谈开去/张思瑶

  论茹素一事应该缓行/王清溪

  赏读

  启蒙时代的歌声/李太山

  倒行逆施的贾金斯先生/(加)斯蒂芬•里柯克 雷雪译

  荐书

  上学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