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阅读推广 > 新刊先睹
与春天有关 (2017/03/29)
发布时间:
  期刊架位号[5716]          

  元月四日看一部新片有感

  那个年代已经远了

  那些青春的苦涩

  贫困质朴

  但心灵并不潦倒的生活还会有吗

  是什么渐渐湮没了最初的信念

  岁月让曾经的热血凝结

  那支熟悉的乐曲再一次哀伤地响起

  多么不合时宜

  却让一颗心淌下了滂沱的泪雨

  寂静像黑白的默片

  闪过你我她你们  我们和她们

  闪过早春灰色的街巷  白塔和垂柳

  土红色的官墙和城楼上翻飞的鸽群

  你听那刮过楼群的风吹散了新世纪的

  雾霾

  屋檐边露出了一抹以往的蔚蓝

  那在闹市区的行者已不再是我

  “不再是如血的残阳/不再是动乱的人流”

  影片上陌生的人物又是那样的熟知

  他们让我眼含泪水垂首悼念

  那个留下了我们青春记忆的特殊的年头

  春事暖风浩荡

  这些天  事情骤然开始增多

  仿佛瞬间从四面八方一件件冒了出来

  春风浩荡柳树说绿就绿了

  尽管银杏和洋槐的枯枝上

  刚刚闪动星星点点的绿色

  桃花和玉兰已经散发出颓败的花香

  伏案而作  窗前春光明媚

  河流泛起微澜

  那几只流浪猫又回到了紫藤架下

  一窝灰喜鹊这几天不知飞到哪儿去了

  对面一楼那个谢了顶的男人和他的胖妻子

  开始收拾闲了一冬的花园

  春风拂面  即使衰老的心也会悠然间荡漾

  在早春的清晨听一支大提琴曲

  老友发来一曲名为《往事》的微信

  大提琴的诉说让我想到了

  往昔众友们日渐苍老的面容

  春日的绿风拂动林梢

  鸟雀齐鸣  而大提琴低诉

  世事悠然远山  青色的背阴处

  山桃花闪动早春的明媚

  想到我们曾经沦落的水乡

  青春伴着欢乐

  也伴着无以诉说的苦闷与创伤

  那时我们只是愤然抗拒

  还无意责问:这世界到底怎么了

  今晨在早间新闻里

  那个因阿富汗战乱而亡命爱琴海的阿萨德

  一个多么优秀的青年

  英俊健壮的体魄流畅的英语

  他远离家乡和新婚的妻子

  从去年到现在一个普通难民的旅程

  从一个边界到另一个边界

  从一所难民营到另一所难民营

  吃尽了饥寒与离别之苦

  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  为什么

  每一代人都有不忍回首的罹难

  春风无知  吹绿了四野

  一位大提琴手让泪往心里流

  我的车位前曾有一棵樱花树

  春风掠过时我漫不经心

  层叠于枝干上的花朵轻轻地颤动

  我发动汽车

  车退向一棵刚刚长出叶芽的小小银杏树

  初春有着一年中最新的事物

  而后便是夏日飞临

  掩去北方短暂的春日

  而后便是秋风和冬雪

  许多计划随着时间流逝

  曾经潜在的希望也已无法落到实处

  转过年来的春风中

  我突然惊觉  我车位前的那棵樱花树

  不知什么时候已不翼而飞

  四处春意盎然

  而曾在我面前的  这丰盈而充溢的美色

  何时化作了一缕飘飞的青烟

  那棵我车位前走失的樱花树

  看见过我春日的倦怠和心不在焉

  生活  一些无端的失落

  也许无需再找到它的归宿与理由

  春风掠过时

  我转动方向盘车徐徐向前

  生活又进入了新的一天

  挥手的道别也许是一生的憾事

  挥手的道别也许是一生的憾事

  那年在五月的阳光下

  看你远去的身影

  春花已经落尽

  鲜嫩的叶子映着闪动的日光

  青春的懵懂让遗憾到今日才知道

  那挥手的道别已是一生的憾事

  一辆绿皮的火车  喷着气

  开出了只有几间简陋房舍的小站

  春天盛大掩住了未来的时空

  是一部影片中的台词

  让我突然回到了过去

  青春还不懂得什么是珍惜

  那么多好时光消磨在不知可否的时日

  青涩被岁月的酸楚浸透后

  犹如一只经年的陶罐釉色沉郁

  圆号般的伤痛在暮色里苍茫地响起

  梦中莲花

  手指般粗细的

  小小的乳白色的藕

  生出紫色的尖尖的小荷之角

  那是即将展开的叶子

  蕴含着春的一脉生机

  我将它植入青花瓷碗

  安放在楼窗下的阳光里

  想起《爱莲者说》

  想起七月的荷塘九月的风

  窗外的春天已很繁盛

  柳絮飞扬人心浮动

  而月色微红

  带着几分醉意

  迷你的碗中之荷亦迎风而舞

  在离家外出的列车上

  我梦见一朵洁白的莲花开放

  伴着隆隆的车轮声

  小小的璀璨的花朵

  在青花瓷碗的一方净水里

  清爽俊美

  出浊世而独清

  一位邈远而灵透的君子

  亭亭于亦真亦幻的梦

  翻阅五十年代《诗刊》,在一首诗里

  听到了乡间的声音

  那些年的乡间生活多么质朴

  清晨的鸟鸣伴着炊烟和船舷相磕的响动

  薄雾在春风中很快就消散了

  隔着窗纸我能分清是谁在门外走动

  咳嗽声告诉我

  是他刚点上第一袋烟轻轻地吸了一口

  那些年的乡间生活是遥远的

  日出日落  星空多少个夜晚只有少许的

  移动

  我们将彼此的脚步声记在心中

  还有那些细微的有时让你心灵一动的记忆

  五月的叶子在初春的水面上

  新生的芦苇摇曳着嫩绿的风

  白云在天边涌起

  野鸭成群  呼啸着飞过头顶

  黄昏的村庄洋溢着晚饭后孩子们喧闹的

  温馨

  而后灯一盏一盏地熄了

  夜的幽鸣中突然传来几声清晰的犬吠声

  这些都是我阅读一首诗时突然涌现的

  此刻  高层办公楼边三环路上的噪音轰鸣

  车辆呼啸而来人流匆匆而行

  这现代都市的噪音让我们成为失聪的贝多芬

  只有借助一支无形的“金属棒”

  在某些瞬间幸运地听到了心灵的琴声

  期刊架位号[5716]  

  (摘自《人民文学》 2017/03 林莽 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