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皇帝与两座皇宫

/文:冯方宇

---------------------------------------------------------------------------------------------------------------------------------------------------------------------------------

皇帝的返乡

 

公元13754月,一如既往的春意浓浓,47岁的朱元璋衣锦还乡,带着开国者无限的自豪,朱元璋脸上春风得意。此次回乡,阵容庞大,仪仗齐全,俨然是真龙天子的威仪。这是他征战多年,当上皇帝后的第一次反乡,次行的目的是祭扫父母的陵墓,还要亲自视察中都皇宫的修建状况。

车驾进入洪武门,踏上洪武街,横穿云霁街,进入大明门,两旁的部府建筑仍在做最后的紧张施工。穿过宽阔的字形广场,入承天门,正式进入紫禁城,再经端门,过外金水桥,来到了午门前,朱元璋喝令车驾停下,挑帘下车,徒步观看,只见高大的午门上仪凤楼巍峨耸立,琉璃大屋顶在阳光下显得金光闪闪,正吻,截兽,鱼龙海马等琉璃装饰物件森严有序,步入门券内,两旁须弥座拦板上龙凤等的雕刻更是巧夺天工。百步之后,进入了奉天门,开阔的广场上,一座巍峨高大的重檐庑殿顶建筑跃入眼帘,奉天殿是朱元璋平生见过的最大的宫殿。朱洪武被震动了,宫殿台基上的每一块石构件都雕刻了精美的花纹,栏板望柱的雕刻不仅精美,而且花样繁多,简直令人眼花缭乱,奉天殿每一处局部都令人赞叹。更令朱元璋惊叹的是,巨大的石上雕刻了一圈高浮雕蟠龙,紧紧圈绕着巨大的金丝楠木木柱。大殿内各种木制构件的散发着各自的木香,地面局部的反光映射在极其繁复的天花藻井上,奉天殿内部金碧辉煌却又显得有些阴森恐怖。穿过奉天殿后,是一座四方尖顶的建筑-谨身殿,再后面的是与奉天殿相似的谨身殿。饱览皇城中的核心部分-前朝三大殿后,朱元璋站在三大殿高高的台基上,放眼望去,红墙黄瓦、高低错落、各类宫殿尽收眼底,整个皇城建筑布局严谨有序、蔚为壮观。而这座精致的皇城还未全部完工,但已经粗具规模,不用多久便可竣工使用。

面对这一切,朱元璋自己也有些吃惊,他没想到中都宫殿建造的如此的奢华。农民出生的他从小就丧父母兄弟,后来当过和尚,也是在颠沛流离中长大,一向标榜简朴务实的朱元璋,怎么在自己的家乡建造了这么奢华的宫殿?想到这里,朱元璋一丝悔意涌上心头。回想七年前,当他刚称帝的时候,建都的问题就成了当务之急,而此时大臣的意见都不统一,最后经过朱元璋的深思熟虑,终于决定在龙蟠虎踞的应天府(今江苏南京)建都。然而朱元璋似乎并不满意,好大喜功再加上强烈的恋乡情结,朱元璋下令确定自己的家乡临为中都。而后他又不顾很多大臣的反对,力排众议,决定要在临建造一座完整、庞大的城池,一座都城!为了把情结推向极至,朱元璋还要重修父母的陵墓,改为皇陵,由此,中都城正式诞生了!而此举遭到了他的第一谋士-刘基的坚决反对,刘基早就上书劝告朱元璋:“凤阳是帝乡而不是帝都,营造这样一座宫殿不仅命伤财,更不适合开国之初的政治风格”。可那时的朱元璋已经是头脑发热了,对于刘基多次的柬告根本置之不理,反而产生反感,甚至怀恨在心。事实上,在开国以后,朱元璋与刘基的关系就已经疏远,况且刘基当时已经七十多岁,因为与李善长不和,不久后便告老还乡了。可以想象,刘基当时年已高,即使反对营建中都,也起不到什么作用了。洪武二年(1369年),朱元璋命令左丞相李善长全面负责营建中都事务,大将军汤和等率领大批军队和工匠民夫“百万之众”赶赴中都抓紧营建,经过六年紧张施工,中都工程已完成的项目有:中都城、禁垣、皇城、宫殿、中书省、大都督府、御史台、太庙、大社稷、圜丘、方丘、日月山川坛、观星台、百万仓、公侯第宅、军士营房、功臣庙、历代帝王庙、城隍庙、会同馆、国子学、鼓楼、钟楼等,应该说一个都城的所有主要设施和配套设施都基本齐备了。

朱元璋为什么任命李善长、汤和两人负责营建中都呢?不仅因为他们是功勋卓著的开国功臣,办事能力强,而且是朱元璋的同乡,所以接此差使必然热情度高。如今看来,李善长等为了讨好皇帝,已经将这座中都宫殿建造的过于奢华了,甚至超出了皇帝的要求。朱元璋自己并不太懂营造,而是授意李善长等能造多豪华就造多豪华……,中都建筑所用的木材,不仅用尽全国各地的上等木料,甚至还遣使到四川的附属国“求大木(巨大的主柱木材)”。建社稷坛时,又命工部到直隶、应天、河南等10余省取“名山高爽之地”的青、黄、、白、黑五色土,建筑墙体先用白玉石须弥座或条石作基础,上面再垒砌大城砖,城砖由长江中下游的22个府70个州县及中都各卫所负责制造。砌筑时以石灰、桐油加糯米汁作浆,关键部位甚至“用生铁溶灌”。所有的木构建筑“穷极丽”,画绣的彩绘鲜艳夺目;所有的石构建筑“华丽奇巧”,雕镌的图案精美绝伦。中都城所耗用的财力物力难计其数……

由于营建标准太高,工程进度缓慢,朱元璋按耐不住了,所以这才亲往中都视察督建。经过八天的四处视察,朱元璋发现民怨四起,反对建设中都的呼声越来越高,就连在军队和工匠中也怨声载道。确实,中原地区战事多年,民不聊生,军队也疲惫不堪,大家最期待的是休养生息。而他们绝望了,中都的建设就像另一场巨大的、没有硝烟的战争。朱元璋此时才想起了刘基的劝告,看来营建中都不光花光了国库的银两,更严重动摇了民心。带着一丝忧虑,朱元璋亲自到中都圜丘告祭天地,亲自写了《中都告祭天地祝文》:“土木之工既兴役重伤人;当该有司,叠生奸弊,愈觉尤甚。此臣之罪有不可免者。然今功将完成,戴罪谨告,惟上帝后土鉴之。”

朱元璋决定次日返回京师,临走之前,朱元璋坐上奉天殿宝座,在中都宫殿中最后一次上朝,大臣们一起跪拜山呼万岁,然后多是些歌功颂德之词,朱洪武听的也麻木了,突然,宫殿外面一阵喧哗,喊声震天,此时屋顶上传来响声,好象有人在殿脊上用兵器打斗,奉天殿内顿时一阵骚动……,朱元璋大惊:“这是怎么回事?”,李善长急忙上奏:“皇上,这是有工匠们故意闹事,向皇上施的压镇法!”,朱元璋大怒,麻子脸瞪的通红:“大胆,这些工匠反了,把他们全部杀了!”。工部尚书薛祥立即上奏:“皇上,那些没有参与的铁匠、石匠等人,请不要治他们的罪”。“准奏!”朱元璋离开宝座,悻悻离去。接下的来几天,成千上万的工匠被屠杀,中都城外血流成河,一片恐怖,中都城仿似人间地狱……

洪武八年四月二十八日,朱元璋回到南京的当天第一件事就是下诏罢建中都,向天下“谢罪”。第二天,不知是否巧合,刘基病逝在浙江青田老家。从此以后,朱元璋再也没回过家乡。

 

 

 

中都宫殿午门遗址远眺

 

中都宫殿午门遗址

 

 

中都宫殿午门遗址

 

 

中都宫殿午门遗址门券

 

 

中都宫殿午门遗址内精美的须弥座石雕

 

中都宫殿午门遗址内精美的须弥座石雕

 

中都宫殿午门遗址内精美的须弥座石雕

 

中都宫殿午门遗址石

 

 

 

 

真正的废都

 

中都宫殿,是明朝政府尝试的第一座宫殿的设计规划。尽管被废,也是因为政治原因,并不是不能完成。有学者评价:李善长、汤和是了不起的人物,他们吸收了以前历代宫殿的精华,建成的中都的规模和艺术造诣都是前所未有的。与历史上著名的宫殿相比,例如秦阿房宫、汉未央宫、唐大明宫、宋东京宫殿、元大都宫殿,中都宫殿可谓是集大成者,为后来的南京故宫和北京故宫提供了最直接的经验,可以说中都宫殿就是南北两座故宫的设计蓝本。

中都宫殿营建时,首先是考虑以皇城为中心的建筑布局,选址在临府城(今凤阳临淮镇)西南的凤凰山之阳的正前方,这样使整个皇城为南低北高状;皇城四周开辟宽阔的护城河,然后在皇城外围依附山势修建禁垣(保护皇城的外围城墙),蜿蜒直上,把凤凰山峰和其东相连的万岁山峰包入,使禁垣气势雄伟。等皇城规划完毕,才开始规划整个中都城。

明中都的布局,严格遵循传统的对称原则,着重突出的是中轴线上宫阙的建筑布局。纵贯全城的中轴线,南起风阳桥,跨涧水进中都城的洪武门,走洪武街,穿云霁街,进入大明门,入禁垣(紫禁城)的承天门,再经端门,过外金水桥,进皇城的午门,过内金水桥,入奉天门,穿过奉天、华盖、谨身三殿,进后宫,然后出皇城的玄武门,经苑,越凤凰山巅,出禁垣的北安门,下凤凰山,上玄武街,直至中都城正北门(未建)。这条全长近7公里的轴线两侧,规整对称的排列着许多建筑。皇城为最里面一道城,周长368公里,平面近方形,东墙南面朝阳门,西墙涂山门, 城门上有城楼;洪武三十年又修筑南墙东面南左甲第门、西面前右甲第门,东墙正门独山门、北面长春门,北墙西面后右甲第门,城门上无城楼。每座城门以内都有一条笔直的干道,纵横交错。城内共有28街、104坊、3市、4营、2关厢、18水关。

皇城内后宫左右为东西二宫,两翼为文楼、武楼和文华殿、武英殿;后宫两侧序列六宫。皇城午门南面,左为中书省、太庙,右为大都督府、御史台、社稷坛。这种布局,继承几千年来奴隶社会、封建社会中帝王宫殿的传统,中都宫殿布局更是高度集中,比以前的宫殿安排的更加紧凑。不仅如此,大明门广场东西两侧,左为城隍庙、中都国子学,右为功臣庙、历代帝王庙;广场前垂直于大明门的洪武街两旁,为左右千步廊;平行于大明门的云霁街东西两端,遥相对称的矗立着鼓楼和钟楼。这样不仅进一步加强了从外城到禁垣之间在建筑上的层次和深度,而且把宫阙衬托得更加雄伟壮丽。中都城外圜丘和山川坛、朝日和夕月坛皆东西相对、圜丘与方丘北遥遥相对。

中都罢建后,朱元璋仍很挂念家乡,多次派皇太子及诸王到中都视察和祭扫皇陵,同时设中都留守司,保卫和管理中都城和皇陵。洪武十六年,朱元璋为纪念龙兴之地,下令把中都部分宫殿拆除,取材移建大龙兴寺,藉以表达衣锦还乡的意图。朱棣夺位后,又把建文诸子贬为庶人,并禁锢中都皇城内。天顺三年(1459年)又拆中书省、大都督府、御史台等500余间建筑,重建龙兴寺。此时,中都宫殿已仅存遗址,中央官署也仅存中都留守司了。但在禁垣东侧却陆续建了5所“高墙”,其“崇垣深壕,望楼敌台,犹如郡县城郭”,长年禁锢皇族宗室罪犯约300人左右。

说凤阳,道凤阳,凤阳本是好地方。自从出了个朱皇帝,十年倒有九年荒。”这也许是清代地方政府为了贬低前明而鼓动民间传唱的花鼓戏,但也很大程度的反映了凤阳老百姓的疾苦。朱元璋的在家乡大兴土木只是为了自己的情结,而没有给家乡百姓带来任何好处。凤阳府由于土地贫瘠,年年多有逃荒者,再加上中都城作为皇族监狱而戒备森严,到明代中后期,这里已是人烟稀少,一片颓败了。崇祯八年,“八大王”张献忠率领的起义军攻占凤阳,发现这里仍关押着罪犯百余人。为了捣毁这一明王朝的龙兴宝地,农民起义军的火把横扫过后,中都城与皇陵遭到彻底的摧毁。入清以后,康熙六年(1667年),移凤阳县治入皇城内。乾隆二十年(1755年)拆中都城9门、禁垣及钟楼基座等,取砖新建凤阳府城。此后,中都城的其他建筑,有的改作它用,有的年久失修坍塌。到建国初期,中都城建筑仅剩皇城城墙。“文革”中,皇城又被拆除三分之二,桥梁被拆,金水河被填平,多段城墙仅寸夯土遗址。

这座堪称我国历史上最为豪华的,却从未作为政治中心使用过的中都宫殿,经过600多年历史的洗刷,今日早已没有往日的形制,宫阙殿宇尽毁,仅存皇城午门、西华门及西、南两段城墙。

如今的中都宫殿的遗址,块块农田已经将其覆盖。一条名叫洪武路的小道带你不知不觉的进入600多年前。首先经过的东华门遗址已经只有两个土堆,城砖早已被人拆的一干二净。在东华门遗址旁一个安静的小院子里,陈列着许多中都宫殿遗址出土的文物,有石柱栏,须弥座构件,石首等。石栏柱头已龙凤雕刻为主,再配以云纹装饰,这种风格也被后来的南北故宫采用,但绝没有中都宫殿石栏柱头这样粗壮而有霸气。

远远望见的是午门遗址,午门是原本整个中都宫殿中最大气的建筑,如今它看上去更像个土坡,大部分城砖已经流失,只有中间的三座门券还透露着过去辉煌的身份,而门券两面坍塌损毁的部分有近10米。中都宫殿的午门的是目前可见的年代最早的皇家午门了,中都宫殿的午门是一座三孔门卷两边有双的雄伟建筑。楼顶曾有漂亮的仪凤楼,整个午门平面呈一个倒写的字型,两边是伸长出去的双阙,使午门形成了一个开阔的广场。双阙源自秦汉时期的建筑形式,到了这一时期的午门,双阙已经是形式上的最后残余了。中都午门的建筑形式也为后来的南京宫殿和北京宫殿沿用。如今,厚实的泥土已将门券内的地面覆盖,只有中门的须弥座还没有被掩盖,这须弥座上的雕刻依次排列着龙、凤、鹿、、麒麟、双狮绣球、牡丹、芍药、荷花、西番莲、云朵、方胜等纹样,花样繁多,雕工极其精美。

出午门向南,还可以找到承天门的遗址,只不过仅存土堆。中都宫殿遗址保留较好的是南面和西面的城墙,从午门西侧的断口登上城墙。在午门上向北观看皇城中轴线,奉天门遗址、奉天殿遗址,北门-玄武门遗址一直到远处的凤凰山都影约可见,各相距数百米、规则的护城河仍有七八十米宽,这些都可以看出当年宫殿的巨大规模。沿着城墙向西,来到西南角楼的遗址,然后折向北,就来到饱经沧桑,残损不堪的西华门。

当年中都宫殿遗留的石构件,遗址内随处可见,每一块石构件上几乎都有精美的雕饰,由此可以想象,当时这座宫殿真可谓是穷尽奢华。最另人叹为观止的是遗址内遗存的七座巨大蟠龙柱础,每块27米见方,础面半浮雕蟠龙一圈,圈高凸出平面15厘米,宽325厘米,外圈直径19米,圈外面上雕刻有翔凤。蟠龙柱础均为汉白玉制成,可以说是历代柱础之最。而南京故宫和北京故宫的大殿石直径也就约16米,均为素面,为青石制,所以中都宫殿柱础可谓是“双龙五凤杂云气,巧一一穷雕镌”。如此巨大豪华的柱础甚至让人怀疑其是否真正使用过。为了配合这种超级柱础,是否能找到如此粗壮的木材作为大柱?蟠龙柱础并没有遗留在三大殿的遗址上,而是集中的被埋在皇城西北的土地里。是当年因为没有合适的木柱而被废弃?还是大殿被拆毁后,蟠龙柱础被转移到此处?这些疑问只能等将来大规模的考古发掘后才有可能有答案。

凤阳,这座以农村改革的先驱形象而出名的县城,其作为明中都的历史价值却长期被世人忽视。确实,明中都已经被埋没的太久太久。由于长期无人管理,很多城砖和石构件已被当地的农家拿去盖房子、砌猪圈了,遗址上的文物毁坏流失量相当大。城墙内外的片片农田之下,还不知有多少被埋没的皇城秘密。如今,你如果去问那些在中都宫殿遗址上干活的老农,他们还是会如数家珍般的和你讲朱元璋和中都城的传说故事,热情的领你去看那不太好找的蟠龙柱础。显然,凤阳人依然以是朱元璋的同乡而自豪,节庆时,民间的凤阳花鼓戏仍然唱着。

 

中都宫殿奉天殿遗址

 

中都宫殿玄武门遗址及凤凰山

 

中都宫殿东华门遗址

 

中都宫殿西华门遗址

 

中都宫殿西华门遗址

 

中都宫殿皇城西南角楼遗址

 

中都宫殿皇城南城墙遗址

 

中都宫殿皇城南城墙遗址

 

中都宫殿皇城南城墙遗址

 

中都宫殿皇城西城墙遗址

 

中都宫殿遗留巨大的蟠龙柱础,每块27米见方,础面半浮雕蟠龙一圈,圈外面上雕刻有翔凤双龙五凤杂云气,巧一一穷雕镌

 

中都宫殿蟠龙柱础局部

 

中都宫殿散落石

 

中都宫殿散落石柱栏

 

中都宫殿散落龙纹柱头石雕

 

中都宫殿散落凤纹柱头石雕

 

中都宫殿散落石雕

 

中都宫殿散落石栏雕刻

 

中都宫殿散落石栏雕刻

 

中都宫殿散落的涂山门门额及石栏雕刻

 

 

 

 

再造完美都城

 

当中都城因劳民费财而无法进行下去,朱元璋终于决定罢建中都宫殿。经管中都计划可以说以失败告终,但朱元璋的修城热情并没有丝毫减弱,而是将热情转移到了京师-南京来了。

朱元璋登吴王位时就已经开始了南京的城市建设,营建中都严重影响了南京城的建设进度。而此时,朱元璋住的吴王新宫,仅有三殿两门,城墙两重,与中都那样三朝五门、前朝后、三重城墙的完整形制相比,吴王新宫已显得小家子气了,对于大明帝国的首都来说已极不相衬,所以都城南京的建设已经成了当务之急,朱皇帝要建一个和中都一样规模的宫殿来撑起帝都威仪!就这样,中都罢建仅半年,朱元璋就下命令大力修建南京城与南京宫殿,统治者新一轮的大劳作又开始了!

由于有着中都宫殿的失败经验,朱元璋拉下面子,承认中都宫殿过于费,他要求在修建南京宫殿应该:“但求安固,不事华丽,凡雕饰奇巧,一切不用,唯朴素壮,可传永久”。事实上,以封建统治者的标准,他的确做到了。经过十七年不停的修建、复建、改建。洪武二十五年(1392年),完整的南京城及宫殿终于完成了。

朱元璋一手营建的南京城垣为四重,分别是外(土城)、都城(城墙)、皇城(保护皇宫的外围城墙)、宫城(皇宫的城墙),如此严密的设计,真可谓是大明帝国的完美之都。建成后的南京宫殿果然是简朴牢固,但那只是没有中都宫殿那样过于豪华奢侈而已,从建筑上来看,南京宫殿依然是殿宇重重,雕梁画栋,千门万户,金碧辉煌,气势恢宏,蔚为壮观,只是一些细节的装饰上比中都宫殿简朴了许多。作为都城,南京宫殿规格显然要高于中都宫殿。南京宫殿基本沿用了中都宫殿的设计,由皇城与宫城两部分组成,合称皇宫。在宫殿形制上,朱元璋力图恢复汉族文化传统的政治主张,集中表现为遵循礼制,以周朝礼制为依据,打造了中轴线上三朝五门、后立六宫的基本格局。皇城在外,围护着宫城。皇城开有六道门:正南为洪武门,正对着都城正阳门(今光华门);东南为长安左门,外为长安街;西南为长安右门,东为东安门,西为西安门;北为玄武门。宫城俗称紫禁城,开有六道门:正南是午门,东南为左掖门,西南为右掖门,东为东华门,西为西华门,正北是北安门。在皇城与宫城之间还有两道门,南为承天门,北为端门,与洪武门、午门处在同一条中轴线上。宫城中由南向北依次建有宏伟的奉天、华盖和谨身三大殿。三大殿的东侧有文华殿,西侧有武英殿,统称为前朝五殿。后来北京故宫的太和、中和、保和三殿,就是模仿奉天、华盖、谨身三殿建造的。奉天殿,是三大殿的主体,俗称金銮殿,上盖琉璃金瓦,双檐重脊,雕梁画栋,朱漆描金雕花的门窗,它是朱元璋举行重大典礼和接受文武百官朝贺的地方。在朱元璋时代,不仅有早朝,还有午朝和晚朝,规定各府部有一百八十五种事件必须面奏皇帝。奉天殿旁左庑是文楼,右庑是武楼。奉天殿的后面的华盖殿,四面出檐,渗金圆顶,殿顶上还缀有一颗硕大的金球。在这里,朱元璋要先行接受内阁大臣和宫廷执事人员的参拜,然后才去奉天殿接受百官的朝贺。华盖殿后就是谨身殿,规模仅次于奉天殿,也是一座双重飞檐的大殿,是皇帝上朝前更衣的地方。

  三大殿之后,是皇帝与后妃生活起居的地方,名叫后廷。后宫南面正中为乾清门,乾清门内为乾清宫大殿。处在中轴线位置上宫殿左边有日精门,右边有月华日,殿的东西有斜廊,廊后左边有东暖阁,右边有西暖阁。乾清宫后面是省躬殿,制式如同华盖殿,略小。省躬殿后为坤宁宫,是皇后居住的地方。坤宁宫的东、西两侧,建有柔仪殿春和殿两座别殿。在春和殿西侧还有御花园。前朝后廷相结合,组成朝廷。此外,宫城内还有祭奉朱元璋祖先的奉先殿;珍藏、修编经典书籍的文渊阁,位于奉天门之东;专门为东宫亲王读书而建造的大本堂;以及富丽堂皇的诸多宫廷建筑。整个皇城范围南北长2.5公里,东西宽2公里,周长9公里;宫城东西宽850米,南北深807米,宫城面积约为790*750米。

同样是600多年后,夕日的皇城遗迹也所剩无几,南京宫殿仅存午门、五龙桥、奉天门、西安门、西华门、东华门及零散遗迹,这些遗迹现在被统称为南京明故宫遗址。比起北京故宫,这座曾经辉煌的皇城被人遗忘。现在被称为御道街的地方是南京明故宫遗址的重要组成部分,明代叫千步廊,是明代进入皇宫上朝的正路,统称外朝。千步廊的南端就是皇城的总大门-洪武门,当年这是一座砖石结构的三孔门卷单檐歇山顶的建筑,现在南京东郊遗存的明孝陵大金门与洪武门的形制接近,尚可以想象出当年洪武门的样子。再往前走有五座并列的石桥,名叫外五龙桥。在洪武门至外五龙桥之间的御道两侧,是明朝中央官署区。御道西侧是高级军事指挥机构,包括中、左、右、前、后五军都督府,以及太常寺、通政司、锦衣卫、旗手卫、钦天监等;御道东侧是中央高级官署,包括宗人府、史部、户部、礼部、兵部、工部,以及书院、詹事府、太医院等。当年这里定是有条不紊的公务繁忙景象,如今千步廊遗迹全无,只有这外五龙桥依然存在,桥的基石仍是明代的基石,桥面还保留着明代的青石路面,只是现存的桥栏是“汪伪”时期修葺的,比较粗糙。这座外五龙桥也称外金水桥,它和北京故宫天安门前的外金水桥的位置和作用是一样的。过了外金水桥,原有一座高大雄伟的城门-承天门,承天门不同于洪武门,她是一座三孔门卷的城门,上面有漂亮威严的重檐歇山顶的仪凤楼,金黄的琉璃顶在阳光下闪烁着光斑,极为壮观。进入承天门后,又有一座和承天门一模一样的、起着礼仪作用的城门-端门,这两座城门可以说是御道上最突显的建筑,在进入皇宫之前及早的体现了皇城无可比拟的气度。承天门与端门的位置和作用与北京故宫的天安门与端门是一样的,都是进入皇宫之前显示皇宫威严的重要建筑。在明代,北京故宫承天门一直没有改名,直到清代才被改名天安门。在承天门与端门之间的御道两侧是庙社区,东边设置了祭祀皇帝祖宗的太庙,西边则是祭祀神灵的社稷坛。明太庙遗址现在南京航空航天大学校园内,这里仍保留了大量的柱础与基石,与校园的环境掩映,非常协调。太庙遗址曾出土了大量的明代黄色琉璃构件,显示出这一深藏不露的皇家建筑当年的规格是多么的高。明社稷坛遗址在上世纪初还能看到一些牌坊和坛基的遗迹,但现在除了一些少量的柱础和石构件已经看不出任何遗迹了。

端门过后就是午门,与中都宫殿一样,午门是宫城的正大门,进入午门就进入了皇宫内部。现在的午门遗址是明故宫留下的最大的明故宫实物,非常珍贵,可惜的是楼顶仪凤楼早毁双阙在20世纪50年代又被拆除,只剩下中间的城墙。如今的午门遗址已被植物包围,在秋日的斜阳下,午门门券上垂下爬山虎随轻风摆荡,沿着开国者的心迹,皇故城的大门带你走进历史的深处,仍能感觉到,明初那种皇气初成的建筑风格依然彰显。午门须弥座上雕刻的缠枝如意纹样,比起中都午门那豪华的雕饰的确简朴了许多,但这种简约唯美的装饰,代表了明初最高规格的建筑装饰风格,永久的影响了后世的风格。午门顶上残留的百余座宽大的柱础,还能管窥原来仪凤楼曾经的辉煌。

穿过午门,又见五座石桥,称内五龙桥,桥栏早已消失,桥下为内御河。过了桥不远是奉天门遗址,奉天门是皇帝接见大臣议事的地方,即御门听政之所。永乐初年,明成祖朱棣曾在此举行国宴接见过泥国王一行。奉天门遗址遗存的若干个巨大石柱础可以想象原有的建筑的高大,这种素面无装饰的石与中都宫殿的蟠龙柱础相比显得朴实无华,石底座正方型,高出部分为圆形,中间是自然的过度的形状,俗称“镜鼓石”,这种样式的石被后来明清广大的官式建筑所使用,奉天门遗址还有一座原本用于装饰台基四角的石首,是明初石雕的典范。过了中山东路,就是宫殿的遗址,不过这些地方已经什么建筑遗存了,只有留在地面上的大大小小的柱础似乎在默默倾诉着无奈的悲歌,奉天、华盖、谨身、乾清、武英、文华、奉先,一座座名宫名殿都早已长眠地下,那殿宇重重、金碧辉煌的景象则需要去遥想了。

近几年,几处一直被尘封的南京明故宫重要遗迹,也已相继浮出草面,经过整修之后,被辟为遗址公园。被长期误称为西华门的西安门是明故宫皇城的最西面的一道城门,由于整个皇城偏在南京城东南,西安门是进出皇城最方便的城门,故其使用频率较高,西安门的规格很高,仅次于午门,门外有一座宽大的玄津桥(至今尚存),可见当年此门的重要。而修复之前,西安门长期被淹没在杂乱的现代垃圾建筑之中(一直作为某单位的仓库),经过考古挖掘之后,人们发现西安门的须弥座和午门的须弥座一模一样,都刻有典型明初风格的缠枝如意纹样,最北面的门券内还保留着明代的路面。西安门一边的须弥座一直向南三十余米,可以推测出西安门当年规模较大,并且不与城墙在一条线上,整个城门向外凸出,估计当年东安门也有此类设计。

1999年,在西安门以东不远的地方,某施工的单位无意中挖掘出一处遗址,仅存三座门券的须弥座和砖石路面,此处离与西安门在东西一条中轴线上,所以被确定为西华门遗址,至此真正的西华门终于被发现了。在这条由东西中轴线上,还有一座保存较好、与西华门相对应的东华门,这是是仅存的一座宫城城门。东华门有明显的城墙拆断痕迹,仅存三孔门券。东华门过去长期被某厂圈占,成了垃圾堆,鲜有人知。随着几座遗址公园的建成,大家终于可以一睹这几座昔日皇家城门的雄姿。西华门仅存的须弥座和东华门的须弥座一样,都为素面,没有午门和西安门那样的卷叶纹的雕饰,可以看出明故宫建设规划确实是细致合理、等级森严,什么等级的门配什么等级的装饰都有明确的规划,种种迹象表明,朱元璋要求简朴建宫殿的命令得到了充分的贯彻执行。



南京明故宫外金水桥遗址

 

南京明故宫午门遗址

 

南京明故宫午门遗址

 

南京明故宫午门遗址门券

 

南京明故宫午门遗址须弥座,缠枝如意纹样比中都午门雕饰简朴了许多,但这种简约唯美的装饰,代表了明初最高规格的建筑装饰风格

 

南京明故宫午门遗址须弥座

 

南京明故宫午门仪凤楼遗址。午门顶上残留的百余座宽大的柱础,还能管窥原来仪凤楼曾经的辉煌

 

南京明故宫内金水桥遗址

 

南京明故宫西安门外玄津桥遗址

 

南京明故宫西安门遗址出土时场景

 

南京明故宫西安门遗址须弥座,雕饰与午门相同

 

南京明故宫西安门遗址门券

 

南京明故宫西华门遗址,仅存三座门券的须弥座和砖石路面

 

 

 

悲情宫殿

 

洪武十三年(1380年)正月,南京城内并没有喜庆气氛,而是寒气逼人,比天气更寒冷恐怖是一场杀戮斗争。朝廷中皇权与相权的斗争已经有了结果,丞相胡惟庸终因谋反被朱元璋诛杀,其党羽及受牵连的人共有三万多人被杀,朱元璋由此废除了已有千年历史的宰相制度……。在“胡惟庸案件”发生了十年后,朱元璋最终下了决心,以李善长有知情不报,左右观望的过错,赐死李善长。77岁高龄的李善长被迫在家里自缢而死,李善长全家七十多口人全部被杀,这是明开国元勋中掉的最重且最冤枉的脑袋。至此,在朝中因与皇帝同乡而占优势的淮西集团彻底被粉碎了,昔日大明帝国的开国元勋已基本被清除干净了。而当年一起负责中都营建的汤和,就比较聪明,早早的要求隐退,离开京城这个是非之地,终得善终,他的墓现在还在离中都城不远的地方。

朱元璋杀戮功臣已经成了他晚年生活的主要内容,“胡蓝之狱”总共牵扯被杀的人达四万五千多人,南京皇宫俨然成了一座阴深恐怖的死亡宫殿,很多官员上朝都提心吊胆,生怕自己被什么案件牵扯而遭治罪。据说,每次上朝,官员们如果看到朱元璋把玉带卡在肚子以下,就表明皇帝当天要杀人了,一个个都吓的面无人色,两腿发软;如果玉带高挂在胸前,就表明皇帝今天情绪不错,不会杀人。“胡蓝之狱”期间,有些官员上朝之前甚至和家人诀别,嘱咐后事,如果侥幸平安归来,全家人都要庆贺一番。

在晚年,朱元璋突然发现皇宫北面地基下沉不少,整个皇宫的地势变成了南高北低的状况。这在封建年代,是一种很不吉利的风水,会不利于后代传承,甚至会绝后。朱元璋此时回想起当年选择宫址的时候,搞了一系列装神弄鬼的活动,并命刘基占卜适合之地。刘基花了六年时间在南京到处查看,可最终占卜的新宫,竟在一片低洼的湖水中,且偏于整个城垣的东部。而中国古代皇宫择址的传统都应该是方正规则,居于城中心,且更不应择低洼之地了。因此,刘基为朱元璋所卜的新宫宫址,至今另人费解,据说这里是钟山龙脉的龙头,风水极佳。为了填湖造宫,工匠们在湖底铺垫巨石和打桩,然后用石灰、三合土分层夯实。经过一系列艰巨的填湖工程,地基问题才算基本解决。最残忍的是朱元璋为了图得吉利,竟将当地一个名叫田德满的老汉投入湖中,并封为“河神”,取其名字的谐音作为“填得满”的吉兆。

可是“填得满”没有带来吉兆,反是报应。对于洪武末年皇宫下沉的状况,朱元璋无奈的说,他本想找个合适的地方再迁都,可是已经年老体衰,已经办不到了。这座花费了无数钱财和人力修建的南京皇宫,朱元璋仅享用了六年。洪武三十一年(1398年)五月初十,朱元璋在南京乾清宫内死去,这位大明开国皇帝最终也没找到最满意的都城。

朱元璋在位期间苦心经营,将看似妨碍皇族世代统治的人统统杀光,为的就是留给自己的子孙一个宽松的统治环境。可朱元璋一心栽培的继承人皇太子朱标,性格与朱元璋迥然不同。朱标不赞成杀戮,而是主张以“仁”、治天下。朱元璋对太子仁柔的性格很不放心,朱元璋曾让朱标去握一根荆棘,朱标怕扎手没敢握,朱元璋一把握住荆棘,拿刀把荆棘上的刺一根根砍下来,并对朱标说:“你的性格太柔弱,很多人就像这荆棘上的刺,会对你将来即位不利,我现在就是帮你把这些先拔了”。

朱标从小就受到了良好的教育,为人好学勤政,宽厚仁慈,非常适合做个宽仁皇帝。可惜,洪武二十五年四月,朱标因为在之前视察陕西落下的劳累,不幸英年早逝,年仅38岁。朱元璋伤心之余,竟一时找不到合适的继承人选。有人曾经推荐朱元璋的四儿子朱棣作为皇储,其实朱棣是各亲王中朱元璋最倚重的,他11岁便被封为燕王,洪武十三年就藩镇守北平,史书记载朱棣“貌奇伟,美髭髯,智勇有大略,能推诚任人”,在镇守边关,打击残元势力上立了大功。不过,朱棣也是朱元璋最担心的人。据说,朱元璋曾和众多王公大臣一起登上南京城外的紫金山俯瞰皇宫,在一片赞誉声中,朱元璋龙颜大悦。这时年少的朱棣口无遮拦,一语倒破天机:“紫金山上架个大炮,就能炮轰紫禁城!”。朱元璋大惊,心里顿时后悔不已,以至后来他又命令修建更为广大的外,把包括紫金山在内的一些重要地方围起来以加强防御。这次事件朱棣惹恼了朱元璋,朱元璋看出朱棣将来很有可能是皇太子的最大威胁。

朱元璋经过再三考虑,终于决定立朱标之子-皇太孙朱允炆为继承人,为此,朱棣一直耿耿于怀。朱元璋死后,朱允炆继了皇位,改元建文。这位年轻的皇帝和他的父亲一样报着以仁治国之心治理天下。建文初年,社会稳定、政治开明、百姓称颂、洪武时期的高压政策被结束,阴深恐怖的南京宫殿一下变的光明起来。不过建文朱允炆更适合去作一个文人,在残酷的政治斗争上却优柔寡断,历史无情的剥夺了他做个太平天子的想法。这一时期,各地藩王的力量已经对朝廷构成了极大的威胁,在听取了齐泰、黄子诚等人的极力劝奏之后,朱允炆下令削藩,把诸位高权重的皇叔贬为庶人。而朝廷的最大隐患是远在北平的燕王朱棣,朱允炆派人严密监视朱棣。为了瞒住朝廷,堂堂燕王竟装疯卖傻,当着朝廷官员的面满地打滚,乱吃秽物,浑身哆嗦,终于骗过了朝廷。私下里,朱棣积极却训练军队,打造兵器,积极备战。建文元年(公元1399年),经过充分准备的朱棣以清君侧为名起兵靖难 朱棣与南京朝廷打了三年苦战,建文四年六月初八,朱棣大军终于包围了南京。当大军攻进皇城时,发现奉天殿火光冲天。原来朱允炆为了落入朱棣之手,同自己心爱的奉天殿同归于尽了。士兵们从废墟中扒出了几具烧焦的尸体,但并不能辨认出哪具是朱允炆的尸体。朱棣还假惺惺的流泪说:“小皇帝呀,我是为你扫除奸臣来的,你为什么要自寻短见呀。”

朱棣如愿以尝地作了皇帝,改元永乐。但其实朱棣心中隐藏着强烈的不安,他一直都不相信那几具焦尸中真的有朱允炆,为了为自己顺利即位,朱棣匆忙的以“天子礼仪”下葬了几具焦尸。因为这个皇位是篡夺的,朱棣也学他老子那样把忠于建文帝的遗臣灭九族灭十族地杀光,南京宫殿又变成了恐怖的屠宰场。其中最惨烈的当属方孝儒一案,方孝儒是建文帝的帝师,一代大儒,天下读书人的偶像。建文虽死,但方孝儒仍孝愚忠,誓死不从朱棣。朱棣派人从狱中把他请到大殿,方孝儒竟当众大哭,声彻殿宇。连朱棣也被方孝儒的忠诚所感动,竟亲自从走下来扶着方孝儒,还劝导的说:“先生不必这般自寻烦恼,我现在的行动,是仿效周公辅佐成王。” 可方孝儒反问:“请问成王现在哪里?”朱棣道:“他已自焚而死。”方孝儒接着问:“那为何不立成王之子?”朱棣道:“国家应当有一个年纪大的国君才行。”方孝儒不依不饶:“为何不立成王之弟?”朱棣说:“这些都是我们朱家的事情,先生不必为此多虑。”随即示意左右把文房四宝交给方孝儒,说道:“我的即位诏书,非出自先生的大手笔不可。”方孝儒接过笔砚后,狠狠地甩在地上,斩钉截铁地说:“死即死耳,诏不可草!”,一直压着怒火朱棣终于爆发了:“你不怕死,难道你就不怕被诛灭九族?”,方孝儒回答道:“便十族奈我何!”,朱棣勃然大怒,他无法容忍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读书人,竟敢如此强硬顶撞他。盛怒之下,朱棣当场命人用刀把方孝儒的嘴割破,一直割到两耳根,然后又关回监狱。随后的日子,朱棣开始大肆逮捕方孝儒的宗族门生,每捕到一批人,都让他们一个个从方孝儒眼前走过,方孝儒心中虽痛,可他却假装镇静,头都不抬。朱棣把方孝儒的九族全部捕获之后,方孝儒仍不肯降服。此时,怒火中烧的朱棣已完全失了理智,他疯狂地将方孝儒的朋友、学生乃至一切与方孝儒有关的人单独列为族,与九族加起来合称“十族”,共计873人,当着方孝儒的面,全部杀(砍成碎块)于市。方孝儒是最后一个受刑,被杀于聚宝门(今中华门)外。行刑前,他还写下一首绝命词:“天降乱离兮孰知其由,奸臣得计谋国用。忠臣发愤血泪交流,以此殉君兮抑又何求? 呜呼哀哉,庶不我尤!”。如今,奉天门遗址遗存的一块丹石上有一块深红的颜色,传说是被方孝儒留下的血迹染红的,人们至今还把它叫做“方孝儒滴血石”。

杀完人后,朱棣松了一口气。他重建了被烧毁的奉天殿,而在这座宫殿里,朱棣并不自在,朱元璋和朱允炆魂魄以及众多怨似乎一直在大殿内环绕,让朱棣寝食不安。朱棣不停的吃斋拜佛,在寺庙里,朱棣装着甚至连一只蚂蚁都不敢误伤。朱棣总觉得死后无脸葬在父亲的孝陵旁,不过让他欣慰的是朱元璋晚年就有迁都的想法,所以迁都北京从他一登基时就开始考虑了。永乐元年(1404年),朱棣登基后立即改北平为北京。永乐四年(1406年),群臣“请求”建北京宫殿,朱棣高兴的答应了。永乐七年(1409)后,朱棣多次北巡,长期住在北京,以太子朱高在南京行监国之事,天下奏章都要送往北京行在所,这时北京已成为实际的政治中心。永乐十四年(1416),朱棣正式下令在元大内宫殿遗址上营建北京宫殿,所有建筑均照南京宫殿规制;到永乐十八年(1420),北京宫殿落成。这年九月,朱棣下令以北京为京师,正式迁都北京。至此,南京宫殿正式结束王朝皇宫的使命。

朱棣在位期间期间,并没有放松对建文帝的搜寻,他派户科都给事中胡滢遍行全国各地长达16年,秘密寻找建文帝的下落。有人推测,搜寻建文也是朱棣派郑和下西洋的主要任务。而朱允炆当年到底是逃走还是自焚死,至今都是个史迷,也许永远不得人知。近些年,越来越多的证据都推测朱允炆在“靖难之役”中没有死,而出逃到了其它地方,至于死后葬在何处,则有各种说法。20世纪90年代,南京前湖紧靠皇城的一段明城墙倒塌,在城墙内发现了神秘的通道,这说明当年皇宫里很可能一条和城墙连通的密道,供紧急情况下使用。不妨根据一些记载设想一下那传奇的历史场面:朱棣大军破城的那天,朱允炆正要自杀,被翰林院编修程济拦住,程济说与其自杀,不如逃走,这时少监王钺拿出一个子,说是朱元璋临终时留下,如临大难就打开它。建文见到祖父留下的东西,悲鸣不已,铁打开后,里面是三张度,分别写着三个名字:应文、应能、应贤。内袈裟、帽、鞋、剃刀,应有尽有,还有10锭白金。“应文”便指未允坟了,在场的还有吴王府教授杨应能,监察御史叶希贤,便是“应能、应贤”了。内还用红颜色写着两行字:“应文从鬼门出,余从水关御沟而行。薄暮,会于神乐观之。”建文等人剃了发,穿了袈裟,假扮和尚,从密道逃出皇宫。临走之前,朱允炆连忙让人焚烧宫殿,让其他人各自去逃命,而马皇后和几位妃子心甘情愿的跳入火中而替皇帝去死。从此以后,建文一行人过上了流亡苦旅,云游到云南、湖北、四川、广东、贵州、浙江,终无消息。

直到朱棣死的前一年的一个晚上,朱棣已睡下,突然听说胡滢回来了,急忙起身穿上衣服,在卧室单独召见,二人一直谈到四更天,至于具体谈的什么,没有详细的记载。但可以肯定的是胡滢打听到了建文帝的确切消息,并且表述,事隔多年后,建文已经没有重夺帝位的想法了。朱棣终于放心了,从此再也不究问建文踪迹了。

朱棣迁都北京后,南京降为留都,由皇族和大臣驻守,以保证南京也有个形式上的朝廷。但南京宫殿渐趋冷落,数百年间,南京明故宫屡遭损坏。明英宗正统十四年(1449年)夏六月天降雷雨,谨身殿、华盖殿等被雷电击中起火后烧毁。明宪宗成化二十一年(1485年)五月,南京刮飓风,太庙的树被连根拔起,太庙大祀殿和皇城各门兽吻被毁。明世宗嘉靖元年(1522年)七月,南京下暴雨,江水泛滥,整个南京城及皇城都受到不同程度的损坏。公元1644年,李自成攻陷北京,崇祯帝的弟弟朱由崧逃往南京,在南京建立南明小朝延,这时明故宫已相当破败,朱由崧只能在武英殿“登基”了,因为三大殿已荡然无存。清军平定江南以后,清政府将明故宫改为八旗兵驻防城,明故宫建筑遭到很大破坏。公元1684年,康熙皇帝首次南巡,到达江宁(南京),见到残破不堪的明故宫大为感慨,作《过金陵论》一文写道:道出故宫,荆榛满目,昔者凤阙之巍峨,今则颓垣残壁矣!......顷过其城市,阎巷陌未改旧观,而宫阙无一存者,睹此兴怀,能有吴宫花草、晋代衣冠之叹耶!,可见此时的明故宫已经没有一座完整的建筑了。太平天国战争期间,明故宫又经受了一次较大的破坏,除了地下埋藏的石构件以外,只剩下一片残垣碎瓦、蛇鼠出没的废墟了。康熙三十八年(1699年),经康熙批准,又拆迁了南京明故宫宫殿殿琉璃瓦,九龙藻井,丹等物发往浙江普陀山法雨寺建成九龙大殿,目前法雨寺中还保留了原本为明故宫的丹、九龙藻井以及大量的屋顶琉璃瓦、琉璃构件,每一件都非常珍贵。其中最为弥足珍贵的是被安置在法雨寺九龙殿内中间顶部的九龙藻井,九条木雕金龙依然完好,张牙舞爪、栩栩如生,虽然经过多次修葺,但还基本保持原样,充分反映出南京明故宫建筑风格重气势而不追求过分华丽的简朴风格。从法雨寺九龙殿保留的明故宫琉璃构件(包括瓦当、滴水、正脊、垂兽、截兽、正吻等)以及明故宫遗留的构件来看,其装饰风格已为中国明清官式建筑的打造了样板,影响其后几百年至今。1911年,英国人法雷斯又从明故宫遗址中拆走七块石刻和三对石狮,运往下关扬子饭店进行装饰。到了1929年,为了迎接孙中山先生灵柩安葬中山陵,新建了中山东路和逸仙桥,中山东路横跨奉天殿广场,把遗址分为南北两部分(目前南部为白下区管辖,北部为玄武区管辖),这时的明故宫遗址仅存午门与地下柱础等少量的遗迹了。原国民党主席林森,好古玩古,对明故宫和明孝陵的建筑遗址钟爱有佳。1932年,他修建自己的别墅“桂林石屋”时,竟然从明故宫遗址上调用了一批精美石雕装饰在石屋前。南京解放后,刘伯承、陈毅等同志即邀请有关专家、学者座谈,征求保护意见。与会者一致认为这是我国历史上重要的明朝皇宫遗址,应该予以保护,因此决定将约350个石柱础就地深埋,埋入路北侧中轴线及其两侧;将中山东路北侧约60万平方米的地辟为南京军区教练场进行保护;并将当年被英国人法雷斯劫至下关扬子饭店的石雕运回,陈列在奉天门遗址。现在这座由七块石雕组成的石屏风,虽然不知其原来的准确用途,但是精美程度比中都雕刻都有过之而无不及。20世纪90年代南京军区教练场迁出明故宫遗址,现在明故宫遗址已经被开辟成了明故宫遗址公园,供大家参观。
   
这座作为洪武、建文、永乐三朝的明初皇宫,实际使用长达54年,可最终还是走向毁灭。南京明故宫是北京故宫的蓝本,朱棣在北京修建的故宫是完全按照南京明故宫的形制修建的,明代的北京故宫相当长时期各个部分的名称都和南京明故宫一样,到明中晚期和清代才有所变化。现在北京故宫大部分建筑虽为清代重建的,即便如此,还是没有改变明代皇宫的整体形制。而南京明故宫并没有留下详细的图纸,考古学者只能根据遗址零散分布的遗迹,大概推测出其分布状况。即使如此,我们还是能从北京故宫看出当年南京明故宫的辉煌。

厚重潜伏的历史底蕴,古风尤存的历史遗迹,明故宫依然散发着她那种历史赋予的高贵气质,无言的叙述那永不磨灭的悲壮历史。明故宫遗迹隐藏的神秘,深深的吸引着后人,并从中感受和想象这座皇宫点点滴滴的史海钩陈

 

 

陈列南京明故宫奉天门遗址的石屏风,由七块石雕组成,虽然不知其原来的准确用途,但是精美程度比中都雕刻都有过之而无不及

 

南京明故宫奉天门遗址石刻

 

南京明故宫奉天门遗址石首,原本用于装饰台基四角,是明初石雕的典范

 

南京明故宫奉天门遗址石,直径16米,均为素面,为青石制

 

南京明故宫谨身殿遗址

 

南京明故宫东华门遗址,这是是仅存的一座宫城城门。

 

南京明故宫东华门遗址门券

 

南京明故宫东华门遗址须弥座为素面,没有午门和西安门那样的缠枝如意纹的雕饰,

可以看出明故宫建设规划确实是细致合理、等级森严,反映了朱元璋要求简朴建宫殿的要求

 

南京明故宫太庙遗址,这里仍保留了大量的柱础与基石。

太庙遗址曾出土了大量的明代黄色琉璃构件,显示出这一深藏不露的皇家建筑当年的规格是多么的高

 

南京明故宫社稷坛遗址

 

南京明故宫遗址散落石

 

1932年,原国民党主席林森为修建自己的别墅“桂林石屋”,从明故宫遗址上调用的石雕

 

桂林石屋保留的明故宫石柱

 

南京明故宫散落西宫石构件,用途不明,俗称马娘娘梳妆台,估计为假山拱券构件

 

康熙三十八年(1699年),康熙批准拆迁了南京明故宫宫殿殿琉璃瓦,九龙藻井,丹等物发往浙江普陀山法雨寺建成九龙大殿。

其中最为弥足珍贵的是被安置在法雨寺九龙殿内中间顶部的九龙藻井,九条木雕金龙依然完好,张牙舞爪、栩栩如生,虽然经过多次修葺,但还基本保持原样,充分反映出南京明故宫建筑风格重气势而不追求过分华丽的简朴风格。

 

南京明故宫散落琉璃瓦,位于浙江普陀山法雨寺 九龙殿

 

南京明故宫散落琉璃构件,位于浙江普陀山法雨寺九龙殿

 

南京明故宫散落丹 ,位于浙江普陀山法雨寺

 

 

严 正 声 明

本网页所有文字、图片均由“彼此空间”文化工作室及作者制作,仅供欣赏,未经允许,严禁转载和作其他任何使用,违者必究。

 

留言板